紫苑

全职厨,小号转大号。一个患有交流障碍和尴尬癌的蠢比。

叶修生日快乐♡♡♡

商品名:Dreamy Feather系列小高腰jsk (紫粉款)
品牌名:(Xanadu Faerie)Dreamy Feather
价格:548
长草原因: 那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恋情,一种无法言喻的心情。半年前我和他在语c里相遇,我们成了cp,在成为cp前谁都没有告白,谁都没有说出口,却谁都不约而同地说我们是彼此的cp。在那三个月里我们是多么开心,多么快乐。一次架都没有吵过。就像那不老的青山宁愿为雪白头,我们也像其他情侣一样说过要永远陪伴着对方。三个月后我们分开了,就像开始那样,谁都没有说,就分开了。我当时虽然不是很清楚,却感受到了,我感觉冥冥之中有什么已经在改变了。有一天他跟我说:“我想看你穿lo装的样子。”我说:“好啊,六月份穿给你看。”那是我们说的最后一句话,现在他有了新的cp,我却仍是孤单一人,我还没放下,六月份快到了,我还没有履行我的话。分开后我患上了抑郁症,很短,只有三个月。现在我放下了,也没有再发过病。以前我也不知道“怕被伤害就伪装出高冷的表情 以为这样总有一天她TA会接近你”这句歌词为什么要这么写,分开后我知道了,我明白了。我想三个月了,我该放下了。也履行我的承诺吧,穿一条lo裙给他看,然后我就好好地离开。离开那个我曾经眷恋的地方,那个我曾经喜欢过的地方。这样一来我心中那一点烟火就会消散殆尽了,夜空再也不会被他照亮和点燃了,我再也不会为了他失眠和熬夜了(这个现在已经没有了)。花儿是要谢的,路还是要走的,人终究要离开的。谁都没办法一直陪伴着彼此走下去,我也想好好地离开。So,球lofter爸爸给宝宝买小裙子(土下座)
(PS:宝宝找cp,已退语c,有小伙伴来吗来吗来吗?
  Ps:歌词出自《东京不太热》
  pS:淘宝店店:Xanadu Faerie)

【杂】无题

1.
  今天坐在位置上早读,读着读着听到英语老师在吼,班上的人全都抬起头来,课代表也看着老师,不放碟了。

  全班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,看着老师。

  老师非常生气,对那个订正本子的女孩子说:“你怎么回事?一个单词订正五遍都订正不好啊?!”

  那个女孩子十分委屈,拿着本子又下去改。

  课代表开始放碟,全班人又低下头去看书。

  啊——原来大家都这么不幸,老师这么生气。

  我当时这么想到。

  后来早读快结束了,见老师对两个同样订正本子很多遍的男同学并不生气,还带着笑意。

  很开心的那种。别人玩

  果然一个人的心情,是因人而异的啊。

  我这么想到。

2.
  我们上体育课,自由玩了一整节,想干嘛干嘛。

  中间发生了一点事儿。

  有个同学,我同桌的后桌(简称同后),跟我玩的还行,不过现在不怎么玩了,但她好像特别喜欢跟我玩,而且不乐意我跟别人玩。

  那时候我正在跟我同桌还有另一个女孩子玩,同后在跟其他所有女同学玩哑巴抓人,她输了,被抓了。很生气,一甩短袖坐草坪上哭去了。

  另一个女孩子是同后的小妹(其实也不是),她叫同后“老大”,也就只是因为好玩。

  另一个女孩子拉着我跟同桌,打算去安慰同后。

  我们手足无措,因为同后太好胜,脾气冲,还有点差,不善交际的我们三没一个人知道该如何安慰。

  不过同后身边有一大群女同学一起安慰她,即使同后并不喜欢和她们玩。

  另一个女孩子对我说:“你去给她(同后)一个‘爱的抱抱’吧,她不是最喜欢跟你玩嘛。”

  我对另一个女孩子说:“她不是你老大吗?你去给呗。”

  另一个女孩子说:“我只是她小妹,她最喜欢跟你玩了。”

  我同桌说:“你们还是谁都别去吧,尴尬。”

  于是尴尬的我和另一个女孩子都没有跟同后一个“爱的抱抱”。

  后来我想了想,好像她(同后)喜欢跟我玩全班同学都知道,我是不是应该去安慰她?

  可是我非常怂,非常自私,而且会找借口,有尴尬癌(又在找借口),还胆小,神经病的我并没有去安慰她。

  我想她(同后)应该跟别的什么人说过她不开心的原因,那如果她不开心的原因真的是因为我跟别人玩比跟她玩开心,被她倾诉的那个人一定会觉得我才是错的,而叫同后不要理我就可以了等等。

  但是要是我跟别的同学说同后不开心的原因,先被我说出原因的那个人会觉得同后才是神经病。

  这种事情哪有什么是非对错呢。

3.
  上英语课,老师讲金卷。

  前桌学霸在记笔记,同桌学酥在飙车,后桌在睡觉,同后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  全班鸦雀无声,十分安静。

  我有点疑惑,这节班主任有课,班上同学怎么都这么安静?

  我的位置在窗边,窗外风很大,即使我只有一小半窗的位置,它仍然吹到了我。

  我撑着头,垂着眼,闻着那悲伤的、带有思念与哀伤的风的味道,想到了一个人。

  我还记得我遇到那个人那会儿,是冬天。当时我们身在异处,什么都给不了,深圳只有风的味道伴随着我。

  风是那么清凉,凄美与哀伤。

  就像我和他那一段无疾而终的恋情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也是那么悲伤。

  我闻着风的味道,听着老师的话语和风轻轻拂过耳畔的声音,感觉有些孤独,有些悲伤,有些惬意。

  昏昏欲睡的我强打起精神,用自动笔在磨砂的桌面上写下了几个字:
 
  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”

  写完后我耳畔仍是风的细语和老师讲课的声音,鼻腔里充斥着风的味道,同桌仍在想事情,后桌仍在睡觉,同后仍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  估计他不会知道的。

  入睡前我这么想。

4.
 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数学辅导,一个小时,老师让我们订正练习册和本子。

  我订完了,把本子拿给同桌订正,一边订正一边聊天。聊着聊着。班主任把同后叫走了,我和同桌继续聊天,中途插进来另一个女孩子和前桌学霸一起聊。

  我们聊得十分开心,老师也不管,班上同学变得越来越吵闹,有的同学从第三组跑到了第一组,第一组跑到了第四组。

  这里的空气还是有些凉,尽管我们都换上了短袖。

我跟同桌一边聊一边笑,总是笑得停不下来,好像两个人不管聊什么,都能不约而同地笑出来,跟大傻x一样。

  我觉得挺好的。

  接着快下课了,同后从班主任办公室回来了,撞见我们三个人(我、同桌、前桌)在聊天,聊得十分开心,笑得十分傻x。

  同后看到这个场面,似乎有点不开心,她问另一个女孩子:“她们(我and同桌,可能包含前桌)是不是聊了一节课?”

  我and同桌说:“你猜啊。”

  我并不想跟同后说我跟同桌还有前桌聊了一节课的,因为那样同后一定会不高兴。我知道另一个女孩子神经那么粗一定管不住嘴,会说出来,但我没能控制住她,她还是说出来了:“是啊,她们聊了一节课,笑得像傻x一样。”

  当时我就知道了,同后一定会超不开心。

  果然下一秒她就非常生气地嘀咕了一会儿突然大声说:“不要了!”

  我不知道她说的不要了是不要什么,可能是不想要我和她这段友情了,也可能是其他的什么。

  另一个女孩子和同桌一脸懵逼,我和前桌一脸冷漠(前桌冷漠是因为我前一天跟她说过同后不开心的原因)。

  前桌看了看时间,对我说:“收拾收拾,我们要去朗诵了。”

  我点点头,拿出水喝,喝水时我和同桌还在跟前桌聊天,我喝着喝着就听见同后一句话:“呵呵,(前桌)都拐跑我们两个组员了。”

  我跟谁玩还关她什么事儿了?

  我既郁闷又不开心地想。

  后来朗诵回来休息五分钟,我看见同后大写的不高兴,同桌和另一个女孩子看见我,来找我聊天,我们就到教室外面聊去了。

  我走出教室的之后,第一时间是从走廊的窗外往教室里看了一眼,我看见同后往我这边看了。

  为什么不能好好地一起玩呢?

  我十分郁闷。

5.
  跟她们聊了会儿之后我又回去朗诵了。

  朗诵人很多,60个。天空很蓝,很辽阔,很宽广。

  但却没有那青鸟的归宿。

  慢慢地,时间都从那风中飘走了,它飘上了天空,然后渐渐越飘越高,越来越远。

  朗诵结束了。

  朗诵结束后,我回了趟教室,人已经寥寥无几,我们那一组只有朗诵的和同后还在。

  接着我去了美术室。虽然我知道那里没有我什么事,我也只能坐在那儿画画,但是我知道,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做衣服了。下个星期我就不能来了,我来不了了。

  我来到那儿,看到大家都在忙,没好意思打扰,独自搬了个小凳子就坐那儿发呆了。

  发呆没多久,两个女孩子来找我画画,我还蛮喜欢她们俩,正好也没事儿干,就答应了。

  我慢慢画啊画,突然想起一个日子。

  想起那个日子我有点想哭,有点难过,也有点眷恋和期待。

  可能是我一下子这么多想法,脸上也就没什么表情,看起来有些忧郁,那两个女同学还跑过来问我是不是生气了,我有点想笑,于是我就笑着说没有啊,她们就又回去做衣服了。

  我继续慢慢地画啊画,我感觉冷气开得有点儿太足了,我有点儿冷,有点儿想回家,有点儿想他,心里有点痛。

  于是我画完给她们的画,就一声不吭地离开了。

  要是当时,我也走得这么“决绝”就好了,那样至少不会、不会痛苦到现在。

  可是我……放不下啊。

6.
  我回到家了。

  今年第一次把一天发生的事情全都给记录下来,还有点小激动。

  我这一天,又在思考人生中度过了。

  你马上要离开了,我想我也要走了。

  或许不是“马上”和“将要”,

  而是“已经”和“早就”吧。

  也就只是这样了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2016.5.13

 

 

好想吃肉松饼和小蛋糕噢。

可是会胖。

小号转大号的第一个粉丝是个喜欢的摄影师!

虽然大师可能是跟粉丝都互fo了,不过我还是很开心!

谢谢大师,不嫌弃我!